首页 娱乐生活 段弈宏(段奕宏老婆)

段弈宏(段奕宏老婆)

本文目录一览:

段奕宏电视剧(段奕宏十大经典影视剧)

段奕宏,本名段龙,1973年生于新疆伊犁伊宁市,演员。

段奕宏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后进入中国国家话剧院工作。1999年,出演电视剧《刑警本色》。2003年,凭借电影《二弟》获得印度新德里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2006年,因电视剧《士兵突击》中的袁朗一角而声名大噪。2009年,主演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2011年,凭借电影《西风烈》获得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金凤凰奖。2015年,凭借电影《烈日灼心》获得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2017年,凭借《暴雪将至》获得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

从高二开始,段奕宏连续三年报考中央戏剧学院。第一次未过一试;第二次在二试时失败;第三次以中央戏剧学院西北片考生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进入中戏表演系学习。1998年,段奕宏以全优成绩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大学四年,班里其他同学都出外拍戏,但他被认为外形条件不好,没有拍戏的机会。毕业后,在已没有留京名额的情况下,从校长到老师都为了留下这个优秀的人才奔走。最终,因为成绩优异,中央戏剧学院向文化部申请了一个特批的留京名额,段奕宏如愿进入了国家话剧院。

段奕宏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得到了众多导演的垂青。他努力地演戏,勤勤恳恳地工作,用自己的表演给作品加分。细看段奕宏的作品单,很难找到同类型的角色。无论角色,还是表达方式,不墨守成规都是他对自己的要求。观众惊异于他一人千面的演技:下一部片子和上一部片子里完全是两个人,甚至面相都不同。段奕宏精湛、细腻的演技经常得到圈内人士、观众的赞赏。

2003年,段奕宏在孟京辉重排的话剧《恋爱的犀牛》中饰演马路,这台话剧先是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出5场,之后在北京人艺小剧场连演33场,随后又开始巡演。2004年,段奕宏及王柠主演的大剧场版《恋爱的犀牛》在北京首都剧场演出10场,之后《恋爱的犀牛》在北师大北国剧场加演7场。该剧获得巨大成功。

1.《我的团长我的团》(2009)

《我的团长我的团》由康洪雷执导,段奕宏、张译、张国强、邢佳栋等主演。该剧改编自兰晓龙的同名小说,主要讲述了1942年期间中国各地军民联合抗击日本侵略者、承受战争苦难的故事。

这是一部刻画人性刻画国民性深刻准确的战争剧,而且在还原历史的基础上多重解读皆可。全剧拍摄如电影,表演似话剧,以远征军历史为背景,探讨鲁迅式的国民性以及哈姆莱特式的生存命题。

段奕宏在剧中饰演“炮灰团”团长龙文章。他明白有战争就有牺牲的道理,却又不能真正面对因自己的命令而失去的生命。在经历南天门战役后,他对战争及国民党的派系之争彻底失望,最终用自杀的方式试图唤起高官的觉醒。

这部戏是段奕宏自己认为演得最爽的一部,即使是拍摄过程中片场发生爆炸,段奕宏曾经一场戏说出了4000多个字的台词,震惊得康洪雷导演拍完就落了泪。“在拍摄的172天中,我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个人心目中的团长。”段奕宏说。

揭露战争的丑陋和罪恶的作品,都是有良知的作品。一将功成万骨枯,兴亡俱是百姓苦。没有比战争更坏的东西了,没有比活着更好的事情了。希望没有战争,大家都好好活着。

2.《士兵突击》(2006)

《士兵突击》由康红雷执导、兰晓龙编剧,王宝强、陈思成、段奕宏、张译、邢佳栋、张国强、李晨等主演。该剧讲述了一个农村出身的普通士兵许三多的成长历程,不抛弃、不放弃,最终成为一名出色的侦察兵的故事。

《士兵突击》表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许多个人的人生。许三多(王宝强)和成才(陈思成)、史今(张译)、袁朗(段奕宏)那些战友们在各自的生命里,在各种好的坏的抉择中不断成长。正因为这种生活流的群像式创造,才让我们读懂更多关于生命的意义。正如你我的人生旅途,总有人意外闯入,产生浓情厚义,又伤心告别。分分离离间,我们不能改变多少,但至少可以珍惜:“不抛弃,不放弃”,“好好活就是有意义,有意义就是好好活”。该剧昭告中国式好剧的诞生。

《士兵突击》捧红了剧中大部分的演员,包括段奕宏。

剧中段奕宏饰演特种兵A大队队长袁朗。段奕宏饰演的袁朗,喜欢他的人太多了。他神秘、深沉、冷静,甚至有时残酷。训练时的残酷其实是对战士的爱护,道理等同于严师出高徒。他不常笑,所以,笑起来很干净迷人。段奕宏成了这部剧里的偶像级人物。

看过本剧,有个疑问,许三多与成才、袁朗,究竟谁是好兵?袁朗在结尾处对成才说的话是高水平的,他说:“你要走的路会很长,比许三多的路会长很多,碰到的迷惘也要多很多。”这是简单主义更深入一个层面——聪明人的成功比笨人成功更艰难,因为聪明人太过复杂的心智都会变成他成功的羁绊,聪明人比笨人更难超越自身的引力。但聪明人如能战胜自身,总会产生更伟大的能量,最终一定会超越笨人,完成文明的进步。据此推断,许三多不可能成为袁朗。

3.《记忆的证明》(2002)

《记忆的证明》由杨阳执导,段奕宏等主演。该剧讲述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一批被抓往日本仓津岛进行军事基地建设的中国战俘和劳工不堪屈辱,奋起捍卫尊严的真实故事。

与以往反映抗日题材的作品不同,该剧的最大特点是在矛盾尖锐的特殊环境中,揭开战争的表层,对人性展开了全面的剖析,从心理层面进行了深入探讨,成功地使该剧反映史实而高于史实。

段奕宏在剧中饰演被俘的国民党十九路军团长周尚文,中国劳工队队长,他自尊而又清高。周尚文始终面临着选择,是要有尊严地死,还是要耻辱地活着。为了营救全体劳工和战俘忍辱负重,周尚文多次为救劳工兄弟挺身而出。

段奕宏凭借出色的演技和对人物的深刻体验,鲜明而多层次地表现了周尚文为了营救全体劳工和战俘忍辱负重、舍生取义的感人形象。对于自己表演中所有激情的来源,段奕宏郑重地说:“为了不能忘却的记忆。”

对于周尚文这个内心矛盾的英雄角色,段奕宏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他说:“周尚文始终面临着选择,要有尊严地死,还是要耻辱地活着?周尚文需要在特定环境下找到一条适者生存的路与一种精神力量,这个寻找过程对他是痛苦和残忍的,更痛苦的是周尚文无法预知未来。他的决定直接关系到几百乃至几千人的性命。无人理解,孤立无助,他在痛苦地挣扎着。”段奕宏感慨万千地认为:“在拍摄中,周尚文就是我,我的精神也在遭受着折磨,同时我的灵魂也经过了一次洗礼,这也是我越来越热爱我的职业的原因所在。”

4.《刑警本色》(1999)

《刑警本色》由张建栋执导,王志文、李幼斌、段奕宏等主演。讲述了20世纪90年代初,以公安刑警和犯罪集团的斗争为主线,改革开放背景下公安队伍的发展变化。

剧中段奕宏饰演的是配角杀手罗阳,与王志文演对手戏,罗洋却是该剧最出彩的元素之一。

若干年后看到年轻时候的段奕宏和李晨,也算是一个惊喜。段奕宏和李晨的青涩时光。

5.《烈日灼心》(2015)

《烈日灼心》由曹保平编导,邓超、段奕宏、郭涛等主演。该剧讲述了三个身份各异的结拜兄弟共同抚养一个孤女,在巧合之下牵扯出一桩陈年大案的故事。

该片的主题建立在人性救赎层面,而这个主题也在类型之外,拔高了电影,让观众最终为电影中的人物而唏嘘。

剧中由段奕宏饰演的伊谷春与邓超饰演的辛小丰两人“相爱相杀”,在彼此情感升温的同时又互相提防暗战,充分利用他们的表演,来推动情绪与线索发展,使得整部电影一直处在极大的张力之中,令人喘不过气来。

值得一提的是,该片获得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片中三位男演员邓超、段奕宏、郭涛被同时授予最佳男演员奖。三位同时获得影帝,也是对他们演技实力的肯定。

6.《海上孟府》(2013)

《海上孟府》由段奕宏、陈冲、廖凡、曾江、章婷婷等主演。该剧以山东邹城孟氏后裔第62代孙孟文禄为原型,以孟氏家族的兴衰荣辱为视角,讲述了一九三零年代中国第一代民族工业者,在旧上海如何通过实业救国、自强不息的故事。

该剧扎实的故事、精致的影像、热血的表演、非凡的爱情、浓烈的家国情怀,呈现出那个年代波澜壮阔的传奇大时代。

段奕宏在剧中饰演孟氏后裔孟家三公子孟文禄,孟子后裔中迁往上海的一支,是上海早期民族工业的代表。他的外表看起来颇具书生气,内心同时具备中国传统思想和实业救国的西方理念,有对国家和家族的责任,对爱情的无奈与担当。

段奕宏穿上长衫演绎民国范,把个孟氏后代实业救国的理想主义演得非常精彩到位。

孟文禄(段奕宏)、罗老虎(万泓杰)、九公(曾江)、二姐(陈冲)、榔头(廖凡)演技爆棚。

7.《爱有来生》(2009)

影片《爱有来生》改编自小说《银杏,银杏》,影片围绕着一棵银杏树,讲述了一段“人鬼情未了”的故事。该剧由俞飞鸿导演,俞飞鸿在片中一人分饰两角,与段奕宏穿越时空、“人鬼”痴恋。

《爱有来生》中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唯美大气的场景画面、应时应景的配乐以及主演段奕宏、俞飞鸿丝丝入扣的演技都让看过该片的影迷大呼过瘾。

忘不了段奕宏那双好像盛满了星辉,一眨就会滴出眼泪的眼睛。

茶凉了,我再给你续上吧!俞飞鸿跟段奕宏,经典。即便你忘了我,我还一直在这等你。是不是美好的爱情都是只存在于电影里。

题外话,可以看得出,俞飞鸿骨子里也是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

8.《二弟》(2003)

《二弟》由王小帅执导,段奕宏、舒砚等主演。影片讲述了偷渡客二弟的感情和生活故事。

作为90年代出现的大陆新一代导演的代表人物,王小帅的第六部作品"二弟",可看出三个本质不同的电影元素:一个主题,一个故事和一种导演风格。

在这个浙江沿海的小城,一大群人想非法移民到美国,但是没几个人成功。故事的主角就是这少数的例子之一,但他在加州的时候,和华人老板的女儿有一段关系,老板一气之下检举他偷渡,他就被驱逐出境。他成功到美国的经验使他成为小城里的明星,但却可怜地和他新生的儿子隔了一个太平洋,而女方家庭死也不肯放弃扶养权。

王小帅用他风格化的手法深化了他的主题与故事。他最后完成的是给予它们一种开放的可能性而超越了这个感伤家庭通俗剧,就像是一段社会纪录,达成一种浓郁深沉与悲天悯人的厚实电影风格。

整部电影挺压抑,段奕宏的早期电影算不得惊艳,依旧让人眼前一亮,将一个少言寡语内心执着的中年失意者演绎得非常真实,几个人带着孩子翻跟头的一场戏算是影片唯一的一抹亮色。

9.《白鹿原》(2012)

《白鹿原》是根据陈忠实的同名小说而改编的,由王全安执导,张丰毅、张雨绮、吴刚、段奕宏等主演。影片以“白家”和“鹿家”在白鹿原上的争斗为背景,主要表达北方农民生存状态中那种耐人寻味的原生态的东西。

剧中段奕宏饰演黑娃。这是一个经历大起大落的人物,充满个性又有很大的悲剧性。他一生当过长工,做过土匪,闹过革命,又投身军营,后又成为朱先生最后一名弟子。临近解放,率先发起起义之后,他却被自己最熟悉的白孝文处死。

张丰毅、段奕宏、吴刚,演技在线。

影片画面构图是很不错的,但是剧本太糟糕了,没轻没重的,扯着风花雪月的事讲个没完。

10.《暴雪将至》(2017)

《暴雪将至》由董越执导,段奕宏、江一燕等主演。影片讲述了1997年,人称“余神探”的工厂保卫科干事余国伟(段奕宏)为了进入编制内成为真警察,用尽一切办法追查连环杀人案的故事。

剧中段奕宏饰演南方小城大型国营工厂保卫科干事余国伟,同时又是刑警大队的编外协警。他热情、冲动、犟劲,迷恋罪案,梦想成为编制内的刑警,一心想侦破“连环女尸案”成为“神探”。不惜以心爱女人燕子(江一燕)做诱饵,燕子发现真相后自杀,濒临崩溃的余国伟因打死无辜的“嫌疑人”锒铛入狱。

余国伟,仿佛是为段奕宏量身打造的角色。第一次导演董越希望能跟他聊一个小时,结果他们一聊聊了四个小时。面对大时代下小人物的余国伟,段奕宏从自己身上找到了和他有关的多处共鸣。不同的是,他觉得自己更幸运一点,“余国伟没踩对点”。感觉段奕宏的这次表演也是最体现他“轴”的特征与魅力的一次,拿下东京影帝实至名归。

余国伟想在集体里留下自我,却被时代率先抛弃,他想从正义里偷份荣誉,自己却成了作恶凶徒,疯狂的追凶路上他毁掉三条人命,暴雨连阴,其实正义早已生效,暴雪将至,可惜他的人生已经失效。犯罪是壳,时代是肉,人心是核,一个癫狂小人物的1997,黑色又荒诞。

段奕宏事件是怎么回事?

段奕宏事件是指:段奕宏自曝暗恋陶虹羡慕徐峥

段奕宏和陶虹都是我们非常熟悉和喜爱的把演员,段奕宏的硬汉形象深入人心,陶虹小龙女的灵动更是始终停留在观众的脑海里。

据了解,段奕宏和陶虹曾是大学同学,段奕宏曾因为一些原因一度自卑,没有朋友,只有陶虹不会嘲笑他,不会疏远他,甚至还曾为没有吃过芒果的段奕宏买来芒果,并亲手剥开给他吃,因为不知道里面有核,段奕宏一口咬下去,差点把牙磕坏了,尽管如此,陶虹依旧没有嘲笑他。

有网友发现段奕宏曾在一次公众活动中被采访说我暗恋的人在后面呢,我们班陶虹。陶虹则打趣回到是吧,他咋不早说,哎呀,错过错过。

还有网友爆料,段奕宏在大学时期有女朋友,说暗恋只是开玩笑而已。不过不管段奕宏是否真的暗恋过陶虹,两人目前都有着非常美满的个人生活,段奕宏表示暗恋陶虹大概也是因为关系好所以开开玩笑。

段奕宏原名段龙,后来改名为段奕宏,对此,有网友猜测段奕宏名字当中的奕宏两个字有忆虹的含义,然而,有网友辟谣道名字是在拍完电影细伟后改的,因为他无法出戏,影响到生活,所以改了艺名,本名还是段龙。名字是一个导演给起的,没有忆虹的意思。

段奕宏是天才吗?不,他就是个“疯子”

文/麦穗小鱼

题记:

他是中戏里最穷的学生,他曾自卑到想自杀,他暗恋陶虹四年从未敢表白,他醉心于表演,他在荧幕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硬汉形象,他也是一个孝顺的好儿子。

有人说他是天才,有人说他是“疯子”。

而, 天才往往是和疯子划等号的。

这个人就是“一人千面”的:段奕宏。

1973年5月,中国的西北边陲——新疆伊宁,春暖花开。伴随着冰雪消融伊犁河水的潺潺声,一个叫段龙的小男孩出生了。

对,你没有听错。

段龙确是段奕宏的原名,后家人感觉此名不吉利,压住了他的运势,遂改名为段奕宏。

他在家里排行老三,最小,上面有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哥哥,还有一个姐姐。

段奕宏从小就特别叛逆,是个驴脾气,倔种一枚,谁都不服。即便是自己个头小,干不过哥哥,他也经常挑衅。可想而知,是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

他天不怕地不怕,有股子新疆人的野性。经常独自一个人跑到伊犁河里去游泳,虽然这条河每年都会夺去很多人的性命。每次都会被哥哥或爸爸从河里揪上来,摁在自行车上,拖回家,“暴揍”一顿,但依旧顽劣不改。因为调皮去偷人家的苹果,被父亲用柳枝条打。身上没少留下调皮的烙印,至今头上和前额还留有疤痕。据说,他右眼的眉骨还因此缝过两针。

都说新疆人个个能歌善舞,段奕宏也不例外。

他从小就喜欢模仿,无论是小品还是相声都能模仿得有模有样,还天生一副不错的嗓子,活脱脱的就是家里的开心果。逢年过节,他都会为家人演上一段,唱上一曲,有了这个活宝,家里很是热闹。

这句话,就像春雷一击,突然就为段奕宏混沌茫然的生活之门打开了一道光亮。他似乎找到了人生的新梦想,暗暗下定决心要走演戏这条路。

可是上艺术院校对一个农村娃来说,犹如天方夜谭。众所周知,在所有的专业里,学艺术肯定是花销最大的。这对于已经退休在家,收入微薄的段爸爸来说,无疑是前所未有的负担。

虽然,段爸爸早就想好了等段奕宏毕业,便托人安排他去林场上班,当个伐木工人。而后,娶妻生子,挣钱养家,平平淡淡地过一生。

但是,“望子成龙,盼女成凤”是每一位做父母的心愿。一听到大导演说:“你家的孩子很有潜质,是块演戏的料。”段爸爸决定让儿子当个伐木工人的心也动摇了。况且段奕宏这小子又是个天生的倔脾气,只要认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演戏这条路,对于段奕宏来说是非走不可。在他看来“ 有些路,不走会后悔! ”

真是造化弄人,

如果没有陈家林导演的这次点拨,段奕宏可能真的会成为一个优秀的伐木工人,而中国也将少了一个优质的演员。

有的人犯了驴脾气,会踢别人;有的人,犯了驴脾气,会逼自己。

而,段奕宏属于后者。

因为陈家林导演的这句话,他开始拼命地搜集任何跟表演有关的资料。说干就干,也是新疆人独有的狼性。

高二那年,段奕宏偷了家里的钱,买了一张火车票,怀着兴奋、激动而又忐忑的心情,一路从伊宁“孔雀东南飞”,干到了北京。97个小时,四天三夜的火车,他感觉自己的屁股都要冒烟了。

这是他第一次参加中戏考试,惶恐又激动。

那时候的段奕宏个头刚到170,祖国西北狂野的风和强烈的紫外线把这个瘦小的男孩晒的黝黑黝黑, 最致命的是,他的普通话实在是太普通,夹杂着新疆的口音常常让人不明所以 。

除了这些缺点,野路子出身的他,表演自然也入不了老师们的法眼。在伊宁这个小地方,他还觉得自己是个“文艺尖子”。到了京城,一考试,立马相形见绌,原来自己只是一个“井底之蛙”。

第一次中戏之梦,败北而归,总成绩只有20分。让他彻底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但是,他没有灰心,反倒更加坚定了自己演戏的梦想。

因为 ,在北京,他看见了“梦想”的模样。

人一旦有了梦想,任何困难都不会畏惧,再大的苦也都愿意吃!

为了练好普通话,他每天一大早便跑到伊犁河边上大声朗诵;

为了尽快长个儿,他开始学习打篮球,摸高拔筋,从未懈怠;

为了练形体,他咬着牙在十七八岁的年龄练习劈叉,汗珠布满额头;

为了积攒下一年的车票,他每个周六、周日和假期都到处打工赚钱;

从此,在伊利开往北京的那趟火车上,有个年轻人怀揣着对表演的热爱,对未来的美好幻想,一次次地往返于两地。

对那些不懈追梦的人,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第二年中戏开考的日子不知不觉又到了,这一次段奕宏有了一个很大的进步。但是,在三试表演关还是被刷了下来,他不得不再一次为下一年的中戏考试蓄力准备。

当然, 萦绕在他心里的还有那句考官的话“退一万步你都进不了,别耽误自己。”

这句话如芒在背,让段奕宏的心如针扎般疼痛。

但是,这个不属驴的的男人犯起了倔劲比驴还倔!段奕宏身上有一种不服输的拼劲,他说:“新疆这片土地所赋予的刚毅,让我做任何事都是越挫越勇。”

于是,他决定参加第三次中戏考试。对他而言,不走演戏这条路,才是真正的耽误自己!

高三复读过的朋友都知道,复读的日子每天都是煎熬。段奕宏也是如此,但他痛并快乐着。因为,第二次的中戏考试让他看到自己离梦想越来越近了。这次考试,也让他更加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薄弱环节依旧是那块最难啃的骨头——表演。

他深知,自己需要专业人士的指点,否则,下一年还是无功而返。

于是,在话剧团团长叶新元的引荐下,段奕宏参加了中央戏剧学院话剧培训班。一年学费4000元,为了减轻父母的压力,他一边学表演,一边打着各种零工。

在果脯厂洗过苹果,到工地搬过砖,给屠宰场拔过鸭毛,只要给钱,啥就干。

1994年,三进宫的段奕宏像是着了魔。“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做梦也满脑子都是表演”、“连上厕所都不忘把镜子带着练习镜头感”......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一年,三进宫的段奕宏以“中央戏剧学院西北片考生总分第一名的好成绩”被录取了!

那一年,段奕宏21岁,是班里最大的学生。他的同学有印小天、高虎,还有日后让他深深暗恋着的陶虹。

中戏的学生,家庭条件一般都很好,身上自带着一种“洋气”。

这对于,带着西北“土味儿”的段奕宏来说,内心感到深深的“自卑”。

在一次采访中, 段奕宏说:“我那时候太土了,浑身上下带着一种西北的土味儿。”

去中戏报到的那天,有几个女同学提前来帮他们收拾宿舍,但看到段奕宏真人后,五分钟全撤了。留下段奕宏一个人在那里傻傻发愣,傻傻尬笑。

如果说外在的贫穷他还能忍受,精神上的贫瘠却让他无地自容。

每当同学们谈起自己看过的《红楼梦》、《简爱》、《悲惨世界》等世界名著时,段奕宏就像个外星人,一句话都插不上。连一本长篇小说都没仔细读过的段奕宏心里那个羞愧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老家时,他是最皮、最倔、最大胆的一个。可是,到了中戏,他开始畏手畏脚,开始处处躲避别人的目光,甚至不敢说话。

有一次,陶虹送他一个芒果,他一口咬下去,差点没把自己的牙隔掉。原来,那是他第一次吃芒果,哪里知道芒果还有核。

夏天别人都穿着漂亮帅气的衣服出去玩儿,而他那件25块钱的白衬衫一穿就是四年;

冬天别人都穿着爸妈给买的轻便暖和的羽绒服,而他永远只有那一件绿色的军大衣;

为了省钱,大学4年,他竟没有回过一次家,寒暑假都在打工,赚取下学期的生活费;

后来,在接受采访时, 段奕宏自称:“我应该是中戏最穷的学生。”

相信穷过的人都知道,穷的滋味真的不好受。更何况,对于一个身边围绕的都是物质条件非常优越的年轻人来说,他的内心世界一定是凄凉的。

自卑两个字,就像一把尖刀深深地扎进了段奕宏的心里。

大学四年,几乎没有女生愿意跟段奕宏搭戏。此时,一个漂亮的女生成为了温暖他冰冷内心的一根火柴。

这个女生就是陶虹。陶虹从不嫌弃他,吃饭时硬拉着他,大二年夜饭更是把他拉到了家里;家里做了饺子带到学校给他吃;故意说自己和妈妈多买了一床电褥子,扔给了段奕宏。

面对陶虹一点一滴的温暖,段奕宏产生了暗恋之心。

再加上,大学四年,一直都是陶虹和他搭戏。他对陶虹的爱意便一点点萌生开了,心里一直觉得像陶虹这样美丽又温柔的女孩才是不可多得的世间尤物。

可惜因为“自卑”,他始终觉得自己配不上女神。

很久以后,段奕宏曾坦言,他确实对陶虹有过不一样的情愫。甚至直言道:“我暗恋的人在后面,我们班的陶虹。”大家都说他是在开玩笑,嘲笑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是,他看陶虹那种真切的眼神骗不了人。

是啊,一个是“癞蛤蟆”,一个是“天鹅肉”,这种悬天地殊的差距,让段奕宏始终没有勇敢地踏出那一步。

或许, “我暗恋的人在后面,我们班的陶虹。”这种看似玩笑的话就是最好的表白吧!

面对这份含蓄且迟到的“表白”,陶虹也开玩笑的回应:“那时候喜欢他的人就多,那时候他在学校很有魅力,他不早说呢,错过,错过!”

中戏四年,段奕宏把全部的精力和时间都用在了表演上。他无时无刻不在用心打磨着自己的演技。

晚一年考进中戏的孙红雷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我是1995年考入中戏的,入学后,我让师哥师姐带我看排练室。走到第八排练室时, 看见一个人蓬头垢面,正趴在地上一棵一棵地种草,问了才知道,他是在演一个拓荒的战士。从那天起,我明白了什么是表演。那个人就是段奕宏。 ”

段奕宏精湛的表演把孙红雷“吓到了”,成名后的孙红雷说:

一直和段奕宏搭戏的陶虹是个暴脾气,恰好段奕宏也不是省油的灯,又爆又倔。两人经常会为了一些表演上的细节争吵,吵完接着演,演完接着吵是他们俩的常态。不过,最后出来的戏都很好。有一次,他们的表演作业拿到了中戏史无前例的唯一一次满分。

不过,可能是太想证明自己。段奕宏在表演时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这一点陶虹最清楚。有一次,因为过于紧张,陶虹的胳膊差点被他拧成了麻花。

有人说,天才和疯子总是划等号的。

这话放在段奕宏身上,得到了验证。

为了出演《圣井》中的一个盲人,他在一个盲校校长室的门口从早上一直蹲到晚上9点,“死皮赖脸”的央求校长给他一次体验盲人生活的机会;

为了出演毕业大戏中的精神病人,他又一次求到精神病院院长的门口,蹲守了很久,体验了三天精神病人的生活。

他说: “戏。来源于生活。没有生活阅历,你是万万演不好戏的。”

即便是在段奕宏出了名之后,他依然没有改变自己体验生活的习惯。不管出演哪个角色,他都要去合适的岗位上体验一下。他说:“这样才能找到更精准的角色定位”。

正是因为有这股倔劲,有一股处处“较真”的认真劲,同学和同行们都称他为“戏疯子”。

然而,这个被同学和同行称为“戏疯子”的段奕宏,却为我们奉献了一个又一个的经典角色。这和现在很多“流量小鲜肉”的快餐式表演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

段奕宏说:

中戏四年,导演们嫌段奕宏长相辨识度差,几乎不找他演戏。所以,段奕宏就抓住每一次演话剧的机会,不断地磨炼自己的演技。

上天总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随着,《母亲》、《刑警本色》、《纪念碑》、《让爱做主》等一部部电视剧的出演,段奕宏的演戏之路越走越宽、越走越好。

而真正让他展露头角的,当属2006年的《士兵突击》,观众开始记住了“袁朗”这一角色。

接着是《我的团长我的团》,让段奕宏又一次圈粉无数。他饰演的龙文章也塑造了一个永恒的经典,让他彻底大红大紫起来。

人一旦犯了倔,一辈子都治不好。而段奕宏最倔的是只要拍戏就特爱“较真”。

为了《刑警本色》中的一个拔枪动作,他练了上千遍;

拍摄《记忆的证明》时,为了符合角色,他一个月减掉十余斤。天寒地冻跳进冰水里一冻就是几个小时,被工作人员拖上岸时,身体早已没了知觉;

拍着《白鹿原》时,为了让黑娃割麦子的动作更娴熟自然,他专门跑到老乡家学割麦子。一个打麦秸的动作,他可以练上几千次,以至于手上都被扎出了血,结了痂。

在《烈日灼心》中,有场下水救人的戏要学深潜,导演说可以用替身,而他坚持本色出演。不会深潜的他一头扎进去好几米,被导演拽上来时,嘴里、鼻子里全是血。 导演曹保平说:“遇到他是我的幸运”。

就是这样一个爱“较真”的倔劲成就了段奕宏。

有个导演说: “这个时代,有段奕宏这样的演员是观众的福分。 ”

好像,段奕宏的戏从来都没有让观众失望过,他一次次地把自己“一人千面”的特色发挥到极致。

著名编剧兰小龙说: “最好的演员会为每一部戏发明一种方式,老段属于此列,极少数派。 ”

伴随着各种奖项的纷至沓来,段奕宏没有飘,他认真演戏的初心依旧未改。也许, 正如陈道明对他的评价一样:“负责任,是他走红的根本。”

段奕宏说:“我一直不享受别人给我贴的各种标签,我一旦享受这种东西,我不可能一直扎扎实实往前走,不可能一直再几乎严苛的要求自己。 我想做的,是值得信任的演员。现在,我只是做到了可能期待的演员。”

2017年,段奕宏的父亲离开了人世。

父亲头七那天,他在父亲的坟前,默默而坚定地说:老爹,您放心,家里会很好,以后会更好。

这,是一个西北汉子对老爹的承诺,至死不渝!

就像,他对观众们的承诺——“我会认真演好每一部戏,至死不渝!”

段奕宏是很多人的男神,能说一下段奕宏的经典作品吗?

段奕宏作为一个优秀的演员,这么多年也拍了许多经典的作品,段奕宏除了在电视剧上颇有建树之外,在电影方面也非常优秀,他主演的电影有白日焰火等经典作品,这些也是非常优秀的影视作品,大家可以自行去观看。今天让我们来介绍一下段奕宏的经典作品。

第一,电视剧士兵突击。士兵突击是非常经典的一部讲述军人生活的电视剧,这里面没有涉及到儿女情长,也没有许多不需要的女主角,都是许多男生之间的互动。段奕宏扮演的袁朗是这里面最受欢迎的一个男角色,因为袁朗他非常有能力,也非常的帅气,在段奕宏的扮演之下非常有魅力,很多人在看视频出去的时候都非常期待袁朗能够出现,可见段奕宏有很强的魅力。袁朗在许三多中的成长过程中也帮助了很多,所以他也是许三多的一个贵人,我们很多人看到袁朗对许三多的帮助是也是非常的感动,因此,段奕宏第一个经典作品就是电视剧士兵突击。

第二,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段奕宏在拍摄了士兵突击之后,他迎来了自己的第二部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在这部电视剧中,他扮演的龙文章是一个既性感又妖媚的角色,因为他本身非常有能力,所以刚开始他隐藏了自己的身份,成为所有人的团长。他带领着团员们一起走出了危险的地方,回到了禅达。他们也遇到了许多的考验,和另一方的人也是进行了许多的对抗,最后他们牺牲了生命来维护了和平,打败了敌人,所以我们看我的团长我的团时感动的一塌糊涂,段奕宏他们的表演很出色。因此,段奕宏第二个经典作品就是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链接:http://www.cqmncp.com/post/10.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